涅槃重燃

春暖花开 02

子皛:

少年锦衣卫     季鹰X你   BG   OOC




       你第一次见他时是八岁,你是个无依无靠的小乞儿,衣衫褴褛、饥肠辘辘。
       多日未进食的你终于体力不支,倒在了南镇抚司的大门口。
       就在侍卫向你走去的时候,指挥使大人罕见地开口了,吐出了一句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句话:
      “人留下。”
       周围的侍卫都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——从前倒在南镇抚司门口的乞丐可都是直接扔到野山丘的,镇抚使大人从来都没管过。
       等你醒了,是第二天的中午。
       坐在床上的你思考着这是哪里,什么人救了你,日后要怎么办?
       正想得出神,一个青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他穿着一身面料极好的衣服,看上去柔软舒服,在阳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而更让人移不开眼的则是他的容貌,即使额骨处竖着一道伤疤,但依旧遮掩不住这幅漂亮的皮囊。
       你呆呆地盯着前面的人看,直到他旁边的侍卫怒斥你:“大胆!竟敢直视指挥使大人,还不跪下行礼!”
       你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得抖动了一下,慌忙撩起被子,想要下床行礼。
       那男人上前一步,止住了你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你疑惑地看了那男人一眼,但由于害怕,很快地低下了头,等候发落。
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?”
     “回大人,草民__。”
     “可还有亲人?”
     “无。”
     “那便留下。”
 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几年过去了,你渐渐长大,麻烦也随之而来——每天都要小心翼翼地束胸,以免别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。
       当年季鹰大人也没有看出来你这个小乞儿其实是个女孩儿,才让你留在了南镇抚司。
       你加入了南镇抚司,是季鹰身边的侍卫——虽然他武功高得完全不需要你的保护,但他似乎就是喜欢每天身边有个听话的人随时供他差遣。
       你每天练完早操都会到季鹰那,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。
       有时是在皇宫巡逻;有时是去北镇抚司挑事;有时是季鹰派你出去做事,但也通常都只是一些跑腿的事。
       你几乎每天都在他的身后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你看着他的发丝长长,看着他的下巴冒出胡渣,看着他的背影,却不能经常看见他漂亮的金色眼眸。
       你最喜欢他的眼睛了——从初见的第一眼,就欢喜那双独特的金色眸子,你从没见过那么熠熠生辉的眼眸,好似从中能迸出火花。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有一日放假,你跟着季鹰上街闲逛。
       在一个卖玉石的小摊子上,你被一块软玉吸引到了,在阳光下折射着暖黄的光彩——并不刺眼,而是柔和。
       就像季鹰的眼睛,虽然眼神时常犀利炙热,但偶尔流露出的暖意让你心甘情愿地融化其中。
      “这是金丝玉。”季鹰走近你的时候就看见你傻傻地盯着一块普通的玉石发愣。
       他站定在你的身后,俯下身细细打量着这块玉石,呼出的热气不禁意间扑在了你的脸上,又像是故意一般,扰乱你的心绪。
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白色的发丝纠缠着滑下,伏过了你的脸蛋和脖子,落在了你的肩膀上,隔着官服,搔弄着你的肌肤。
       你的脸红红的,小心脏突突的跳着,头压的更低了。
     “喜欢?”充满磁性的声音在你的耳边响起。
     “嗯。喜欢。”你淡淡地回答着,在心里默默地告诉他原因——因为像你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本以为季鹰会买下来送给你,然而他却看了会后就起身离开:“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你有些失落,却也只好默默地紧跟在他的身后,望着他高大挺拔却也寂寞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 人的本性本就是贪心的,看到了他的容貌,然后就会想要用手抚摸,接着就会希望能醉心于他身上的香味……
       你想要的越来越多。
       心脏还是突突地乱跳,只是现在有些发疼。
       你的眼眶越来越湿润,豆大的泪珠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隔了几日,你像往常一样站在季鹰的身后。
      “阿__,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突然,季鹰唤了你的名字,你以为是往常一样有什么差事,便走上前去等候命令:“大人,有何吩咐?”
      “我让你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你有些困惑地抬头,就瞧见他放荡不羁地翘着二郎腿,单手撑着下巴,斜靠在座椅上,微皱着眉,金色的眼眸斜看着你,一脸不耐烦的模样。
     “上前。靠近点。”
 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你虽是不解,但也照着季鹰的话走到了他的身前。
     “赏你的。”只见季鹰从袖口中拿出了块金丝玉,系在了你的腰带上,配着个漂亮的结:“这块可是比摊子上的那块精致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你抚摸着这块金丝玉,咧着嘴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坚硬冰冷的玉石质感,但是却折射出暖色的金光——真的就像是季鹰,冰冷的眼神中透着温柔。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只是看着金丝玉欢喜着的你,却错过了季鹰脸上的笑。
       他看着你的目光,是那样的寒冰融化,春风微拂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62)